强行HE

屠夫的儿童剧真是各个BE我也是服气[手动再见]
但我!不接受!
开了个脑洞大纲强行HE好了_(:з)∠)_
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
惊天大咪...

【全职高手】短篇—理发

背景设定是各战队合宿,周叶一个房间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房间里,两个人正无所事事。


周泽楷突然对叶修说:“剪个头发吧?”


“啊?”叶修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弄懵了,看他眼神盯着自己的头发,有点明白过来,“你是说你要给我剪头发?”


周泽楷点点头。


叶修颇有兴致的问:“你还有这手艺呢?”这小子平时闷声不响的,想不到他还会这个。


“行啊那你剪吧。”叶修一个宅男,对外形没什么要求,正好头发长了,周泽楷有兴致他倒也乐得配合。


“短点就行。”叶修说。


周泽楷嗯了一声,不知从哪摸出把很专业的剪...

若可知你温柔

清秋鸣蝉,长夏静鲤。 怎诉多情。

【R】

写了无数开头,几乎都忘了和你的故事是怎样开始的。

仿佛一回神就已经和你亲密无间好久了。

但与你初见的样子是我永远也忘不掉的。 喂,你那时一点都不帅好么

而我,一直这么帅气ww

现在看看以前的照片,我才惊讶的发现原来当年的你也是那么小,可是这么多年,在我眼里你的样子几乎没变过,一直是我的底气和依靠。

小时候你总摸我头,会长不高的好不好,你现在比我高又怎样,不要嚣张哦,总有一天我会长得比你高的!


好像 一直在追赶你啊 一开始,就想靠近你了。你是厉害的师哥,而我懵懵懂懂,我那时觉得,你拥有我缺乏的所有 还是其实,只是你所有的,刚刚好就吸引我。

多幸运我...

深夜君心

他端坐于华床上,锦幔堆叠,兽形铜台中烛火跳跃。他知道十几米远的殿门外,有挑灯守夜的宫女,垂着头,看不见漫天摇摇欲坠的星光。他的宫殿规矩森严,他知道无人敢在宵禁时行在宽广平坦的宫道上。
手下刺绣触手厚重冰凉,纵然不通女红,上面那富贵牡丹的每针每线他也历历在目。空气中能闻到一股清淡温和的香,闻了多年,他甚至可以亲手调制出一模一样的香料。
他是王,却在深夜细数这些细微末节,是不够强大吧,他想着,但他的脸上却没有表情。
他身体后仰,明黄的寝衣被绣被淹没,他闭上眼,想起的全是浮于天际的灯火。
从长长的汉白玉石阶向下看,他的天下,就是那星星点点忽明忽灭的灯火。
坐拥天下,天下却只是一本本等他朱批的奏折。...

安安和鱼

因为小时候爸爸贩过海鲜,所以我从小就对这些不感兴趣,螃蟹还能吃进去几只,可是鱼就实在不喜欢了。
大概因为我还是学生没有什么积蓄的缘故,我和安安的餐桌上很少出现海鲜,越不常见的东西就越是好,安安总是吵着要吃。其实我做的海鲜还是很好吃的,安安最喜欢吃鱼丸,我会配上一种有点酸又有点辣的酱,稍微蘸上一点,吃到嘴里口水一下子就涌出来。
通常我一边做,安安就把下巴搁在料理台上,一边吸溜着口水一边等着鱼丸熟。
我斜他一眼:“安安,台子都要被你的口水腐蚀掉了。”
安安眼也不眨地盯着我手下的丸子:“那你快点做好小鱼丸来阻止我啊!”
……
真是跟我一样的吃货本质啊。
白玉般的八个小丸子被盛在青瓷碗里,浸润着浅浅一层奶白色的汤汁...

© 一知 | Powered by LOFTER